蜜拍Logo
样片
摄影团队 优惠套餐
新娘课堂

为广大新人提供结婚资讯,婚前准备工作注意事项,婚礼现场注意事项以及如何打造完美新娘的综合结婚信息频道。

新娘课堂 > 摄影资讯 > 郑伊健蒙嘉慧:只要开心 天天都是新婚

郑伊健蒙嘉慧:只要开心 天天都是新婚

2013-04-09分类:摄影资讯来源: 南都娱乐周刊(广州)489次浏览

郑伊健蒙嘉慧

郑伊健蒙嘉慧夫妇

南都娱乐周刊4月9日报道 上周在香港独家专访新婚不久的郑伊健,可以看出,郑伊健的新婚生活非常舒心,整个采访中他都表现得很轻松并笑容满面。说起太太蒙嘉慧,他一脸满足,并大方说出“结婚是因为爱惜另一半,要保护她不让她受伤害”这样的情话。

而不久前,正有新剧《仁心解码2》在TVB播出的蒙嘉慧也接受了香港商业电台节目《一圈圈》的采访,由于蒙嘉慧与主持人梁泰来相识多年,所以她也毫不避嫌地谈起婚前婚后的各种秘密。今天,我们将这对新婚夫妻的访问对比来看,可以感受到“蒙面恋”之间的各种心有灵犀。

郑生眼中的日本婚礼

“除非不做(婚礼),决定了要做,便会跟进每个小细节”

这是在郑伊健新婚后首次见他,并对他做了独家专访。“新婚愉快吗?”此时郑伊健刚从内地为《忠烈杨家将》跑宣传赶回香港,风尘仆仆。但人逢喜事,不单毫无倦容,反而春风满面:“愉快!愉快!”

“不是说世界末日(2012年12月21日)结婚么,怎么那天没结,忽然在今年1月28日结?”他说:“当时是被逼得紧了,记者们硬要交个日期出来,我便说世界末日吧,其实我们心目中有个大约的日期,那世界末日没来,婚还是要结的,哈哈。”笑得像个大孩子。

在《忠烈杨家将》中,郑伊健饰演杨大郎,善于战术,是杨家军中的大脑及主帅,问他:“在现实生活中,你也是主脑式人物吗?”

“你认识我这么久,你知道我不是做主帅的人。”他谦虚地说。

“那谁替你安排完美的日本婚礼?”

“有些事要我亲自去做的,我会由头跟到尾,我是这样的人,除非不做,决定了要做,便会跟进每个小细节,婚礼是很私人的事,当然要绞尽脑汁安排妥当。”

我告诉伊健:“上月我去日本自由行,特地去你结婚包下的餐厅吃了一顿。”伊健的反应是:“那里的食物和酒水很普通,不过气氛真的很浪漫。”

“1月28日结婚有特别意思吗?”

“绝对没有,我是等传媒问(何时结婚)问到闷为止,那阵子天天都被追问婚期,直至大家没兴趣追问了,我觉得是适当的时机结婚了。”伊健首度公开秘婚的心态。

至于秘婚原因:“要等至传媒不再问才结,是避免被传媒说什么逼婚,不想结婚的原意被扭曲,没人再问的时候我自己会去结,是为了要使整件事的损害度减至最低,结婚是因为爱惜另一半,要保护她不让她受伤害。”说的不是“我爱你”的情话,却充满对蒙嘉慧的情意和爱护。

郑太眼中的日本婚礼

“本来想着是一件很开心的事,没想到突然变得这么感性”

做郑伊健女友是一项体力活,连邵美琪、梁咏琪都熬不过的“七年之痒”,蒙嘉慧终于有惊无险地安然度过,1月28日在日本某古堡餐厅嫁入郑家,成功坐正“伊面嫂”宝座!

虽然结婚已有数月,但蒙嘉慧还是没有习惯“郑太”这个称呼:“大家还是叫我‘阿Yo(Yoyo是蒙之洋名)’比较多!不过如果真是有人叫到‘郑太’,我还是会回应他的。”之所以选在农历新年前嫁给郑伊健,蒙嘉慧说,主要是为了迁就朋友们的档期:“刚好那段时间我跟伊健都有空,定在过年前,宾客也会比较有空去旅行,餐厅那天刚好也有空当。其实我不想太麻烦大家,在这个圈子这么多年,我们交下了很多朋友,但也很担心没办法配合全部人的时间。刘伟强、舒淇、钱国伟、黎诺懿他们当时都有事,但我们都有事先问过。”没想到,连记者也掉过头来感谢蒙嘉慧:“回香港后,有记者朋友感谢我们在婚礼结束后才公布,不然他们一群人就得扑去日本,很冷的!”

蒙嘉慧决定婚礼一切从简:“一开始我连婚纱也不打算穿,只是准备了一条旧的晚装裙,因为只是低调地跟朋友吃一顿饭,没有想过要把它弄成像婚礼的样子,现在这样已经算是‘太超过’了。后来我有一个好朋友去了现场,告诉我新娘从二楼走下来时,不穿婚纱真的撑不住场,身边的女生也鼓动我,所以我才决定要订婚纱。”蒙嘉慧告诉婚纱店店员1月要取时,对方也被吓倒了:“那个店员跟我说,‘啊?只剩下不到1个月,你只能选一些简单的式样啦!’”简单的婚纱款式,贯彻蒙嘉慧低调行事的宗旨。

关于这场婚礼,蒙嘉慧最感激的是一群好友:“我从行李箱里拿出婚纱时,发现放太久变皱了,我说不如穿回晚装裙,她们坚持说不行,然后就开始满酒店地找熨斗帮我熨婚纱。她们平时都很少做家务,所以也不是很懂怎样用蒸汽熨斗,是不是隔着餐巾熨会比较好,令我很感动。虽然她们跟我说:‘别傻了,一辈子就只有这一天被你使唤而已’,但我觉得人生不需要很多姿多彩的生活,看着一群这么疼我的朋友陪我度过结婚前的这一晚,我已经很满足。”

在日本宣誓时,郑伊健说着说着突然讲不出话来,蒙嘉慧还以为他忘词了:“这份誓词是我跟另一个朋友写的,当时以为伊健讲不出‘共患难’三个字,后来才意会到他是被气氛感染到哭了。都是我表妹不好,拿着摄像机边拍边哭。伊健一哭,婚礼气氛就变了,我也哭了。本来想着是一件很开心的事,没想到突然变得这么感性。”蒙嘉慧的父亲不能坐长途车,所以注册仪式则选在了香港举行。现在回想起来,蒙嘉慧还是很庆幸自己办了一个婚礼:“虽然比较小型,但在我们看来,已经算是很大型的了。”

郑伊健的浪漫是非常实际的,他送给蒙嘉慧的第一份礼物,并不是花、心意卡等小饰物,而是一个水煲。他说:“那水煲很好用的,我自己家一个,所以也送一个给她。”“水煲情缘”就这样开始,现在开花结果了。

问他蒙嘉慧看了他从影以来的第一部历史题材电影没有,他肉紧地说:“还没有!我才刚刚回香港,要先安排包下一间私人影院,齐集十几位家人一起入场欣赏,很开心的。”

郑伊健是非常注重家庭生活的人,是个百分百孝顺仔,“兄弟姐妹虽然不同父母住,但会自动自觉回去跟他们吃饭,如果我在香港,也会每周回去吃一两顿饭,我是喜欢一家人一起吃饭,是最开心的,需要劳动一下妈妈,让她有精神寄托。”“会在香港补请喜酒吗?”“不会,我不能接受摆酒,人太多招呼不到,很多人又会喝醉酒,根本享受不到整个过程。”

“那已补请各好友吃饭了吗?”“还没,没刻意去请,遇到大家有空便吃,不一定为结婚而吃,好像戏中各人,想跟大家吃饭相聚也难,各有各忙。”

“结婚会觉得责任大了吗?”

“都一样,因为我本身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,所以不会因为结婚而加重。”

“生活习惯有改变吗?例如减少打机?”

“照样打机,有一日如果我不打机,可能是生病了,性格不用因为结婚而改变的。”

至于生孩子,他已跟蒙嘉慧有共识,不会生孩子,他说:“传媒也不追问我这问题了。”

对于结婚,他有“后感觉”,“原来有了法定的身份很重要,例如不幸地另一半进了医院要做手术了,需要家属签名,如果没结婚,身份仍只是男女朋友,结了婚则不同,可以太太或丈夫的身份做决定。”令伊健领悟到结婚的重要性的是一对同性恋者,“他们共同生活很久,可是却没有法定的身份,在很多事情上很不方便。”

“婚后会否拒拍亲热戏?”伊健开玩笑说,“要多拍些才真,开玩笑而已,我的另一半也是演员,我们结识时已知大家的职业,我认为两个人走在一起不应要对方改变之前任何习惯、生活的形式,你喜欢对方时他原本就是这样,为何要对方改变。”

完成电影宣传,伊健便开始做巡回演唱会,之后他希望跟《古惑仔》班底如陈小春、林晓峰等开一个全新的演唱会。

蒙嘉慧也说,她跟伊健不会再补办喜酒了:“我们之间对婚姻的维系,比我们为婚礼做了多少事更为重要。”之前蒙嘉慧的外婆、母亲离世时,伊健也一直陪在她身边,默默扶持她走过丧亲之痛:“外婆过世后,伊健第一时间扔下手头的工作来帮我安排外婆的后事。伊健的妈妈也特地跟我说:‘不用担心,你还有我们这个家,你随时上来喝汤,有什么想吃的打给我就行了。’他们把我当成郑家的一分子,让我知道身边还有很多人疼我。”蒙嘉慧到外地工作期间,伊健则肩负起照顾蒙妈妈的重任,“我认识的伊健不是一个擅长为别人‘找节目’的人,他尽最大努力去做这件事,只是为了不让我担心。”

大家都说郑伊健是情场浪子,但独具慧眼的蒙嘉慧却看出了这个男人可以“托付终身”的潜质:“这可能是女人的直觉,他可以‘托付终身’这一点我很早就知道了。之前我们一直要照顾家中的老人家,去年我爸爸身体又不好。我只剩下爸爸一个亲人了,伊健也觉得我的亲人已经不多了,他要快点成为我的亲人来照顾我,这让我很感动。”

蒙嘉慧接受电台访问时说:“我很享受工作的状态,一开始工作就停不了手。但可能会调整的是工作模式,未必是继续做演员,也许有机会尝试幕后工作。我喜欢有人的地方,所以我不能一个人躲在家里,要我完全不工作是很难的。”

尾声

你身上有我的指纹,我身上有你的指纹

婚后的郑伊健外表跟婚前没多大分别,仍是穿着看似普通的贵价简约装束,所不同的是在左手无名指上多了一只白金婚戒,仔细地看,婚戒上无任何图案、钻石等,原来暗藏着密码,不是刻有对方的名字或生日日期,伊健告诉我:“是刻有对方的指纹。”他们特地选择在澳大利亚定制指纹魂戒指,你身上有我的指纹,我身上有你的指纹,多浪漫。

郑生眼中的家庭生活

“我喜欢一家人一起吃饭,每周回去吃一两顿饭是最开心的”

郑太眼中的家庭生活

“郑家把我当成他们的一分子,让我知道身边还有很多人疼我”

郑生眼中的丈夫责任

“我本身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,所以不会因为结婚而加重”

郑太眼中的妻子责任

“我不能一个人躲在家里,要我完全不工作是很难的”

郑生的新身份

“杨家兄弟都说会‘用心祝福我’,这就是最好的礼物”

在《忠烈杨家将》中,郑伊健饰演杨大郎。孝顺,是导演于仁泰起用他演杨大郎的原因,不过过程一波三折,最初于仁泰属意郑伊健演杨大郎,老板黄百鸣因与古天乐签下多部片约,没理由公司投资的重头戏不起用公司的一哥,于是决定由古天乐饰演杨大郎,郑伊健演杨家大仇人耶律原,因要为父报仇,誓要将杨家将杀个片甲不留,同样是演一个孝顺仔。

他替代古天乐演杨大郎

“于仁泰在电影开拍前与我倾谈了很久,了解我的性格、想法和习惯以及塑造角色,起初我对演耶律原有些抗拒,觉得会被外界定性为反派。导演游说我说,耶律原是奸人中的好人,他跟杨大郎差不多年纪,他其实不算是反派,他只是为父报仇,他甚至可以与杨大郎惺惺相惜。”伊健答应了演耶律原,临开镜前却又有变。

开镜前三个星期,于仁泰召集所有角色上北京试造型和学武术,学习骑马,就在这个时候,古天乐跌伤了脚,要一段日子才复原,可是剧组已一切准备就绪,于仁泰于是决定改由郑伊健演杨大郎,可是郑伊健却犹豫了,说要考虑一天才回复。

“原因是人多会很麻烦,我担心大家沟通会有问题,很容易会被传媒炒作是非,会伤感情,但导演给我信心,我担心的问题不会出现,导演果然没骗我。”伊健终于答应演杨大郎,为此于仁泰马上召开紧急会议,大改剧本度身订造郑伊健的角色。

“知道要代古天乐演杨大郎,有担心外界指你是替代吗?”

“这个我反而没担忧,我只是想跟于仁泰合作,拍一部好的电影,演耶律原跟杨大郎都没分别,最重要的是素质。”伊健的自信心也很强,例如《忠烈杨家将》云集三地型男上阵,就连演杨令公的郑少秋也是Chock样鼻祖,其他还有于波、周渝民、李晨、林峰、吴尊、付辛博,他可有想过如何脱颖而出?

“根本无需去想这个问题,因为剧本写得很清楚,导演讲戏亦讲得很清楚。”

多沟通培养杨家兄弟情

当伊健投入做一件事,就如他说心里那团火会越烧越旺,为了演好杨大郎,他特地到北京去习武和学骑马三个星期,拍摄期间不慎堕马而伤了腰骨,也有擦伤手脚,他说“这些都是小事。”

他所担心的与其他角色的沟通问题,他又如何解决呢?

“我们的话题就由分享经历开始,我们七个人都不懂得骑马,学骑马时会一起研究怎样驾驭马匹,怎样的骑姿适合自己。”

在七子中,伊健拍戏经验最丰富,在拍一场下雨戏时,他便分享他的心得,“大家在讨论是否应在戏服下穿潜水衣打底保暖,我告诉他们我不穿潜水衣的,如果通宵淋湿身,不穿潜水衣的话,可以马上抹干身再拍下一个镜头,穿潜水衣的弊端是天气冷时不能保暖,抽湿时会消耗身体热能,会令人越来越冻,很辛苦,且潜水衣太紧身,透气有困难。有时候我甚至连内裤也不穿,因为我试过穿着内裤淋湿身挨了一个通宵,非常难受。”伊健讲出拍戏不为人知的辛酸。

对于沟通问题的担忧,在第一日开镜已一扫而空,“通常现在的演员有个习惯,就是拍完自己的戏份之后,就会各自回到自己的休息间去,很少沟通,但我们演的是很团结的一家,兄弟同心去打仗,如果不沟通,很难培养出那份感觉。于是我在拍完我的部分后,放了一张椅子在场边,我坐在那里,工作人员却问为什么,我就随意答:‘我坐在这里休息一下’。”

这一坐便坐出沟通来,其他演员都不回自己的休息间,跟伊健一起坐,大家互动,真的培养了一份兄弟情出来。

平时不易哭的郑伊健,拍该片时,多场戏投入得戏很情真哭了起来,“我跟于波有一场很伤感的对手戏,拍完后,我不可以正眼看于波,也不可以看导演,他们也是,碰到面时,打个招呼便马上要避开对方,太伤感了,要抽离一下,我拍戏很少会遇到这个情况。”

可他原来不喜欢拍古装片

伊健在秋官(郑少秋)身上学会了如何不给人压力地提出意见,“秋官不会拿出老行尊的架子来给意见,他会笑问‘这间衫这样穿是否会好看一些?你觉得呢?’然后便走开来了,大家便明白他的意思,不像有些前辈,会令跟他合作的人很紧张,会气氛很紧张,有不少前辈更喜欢讲:‘想当年……’,我提醒自己,切勿想当年。”

伊健很喜欢《忠烈杨家将》,翻看记录,伊健少有返回内地拍摄的电影,问他:“是否准备以此进军内地?”

“这片子单在内地上映,不过我真的少有回内地拍戏,其实是在等适合的剧本,这是我第一次拍历史电影,压力很大,因为人物不是编造出来的,而是曾经存在过,是一个事实。”

喜欢拍古装片吗?率直的伊健说:“不喜欢,我不喜欢拍古装片,可是又一部又一部地拍。”坦率得很,不喜欢拍是一回事,全神投入则是专业的表现。

伊健也有想过做导演,“这是我下一个目标,不过我不会拍古装历史大场面,我想拍科幻电影。”

“你的戏中‘兄弟’有怪你结婚没有通知他们吗?”

“没有,他们说‘用心祝福我’,这是最好的礼物。”

戏中各人兵分两路在内地宣传,但他却可回港,是否公司体谅他新婚,给他多点时间陪太太?

他笑:“没什么新婚不新婚,只要开心,天天都是新婚。”

分享到:

回顶部
Copyright© 2006-2016 成都青藤网络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4017113号